镜----梓

是一个用来看文和堆图的地方
持续嫌弃自己的作画ing

【还没想好名字的权逊】Castlevania

恶魔城paro注意/有西幻因素但绝不是西幻风!!!!!

孙·离家出走·狩魔猎人·仲谋/陆·履行家族职责·传秘行者·伯言……

虽然说大体背景有很大改动,但剧情梗概什么的基本是按着TV版剧情来的,所以这篇文一定会坑掉【严肃】。

为了某个画面而鸡血沸腾最后忍不住动笔【其实是因为头发没干又不想画画_(:з」∠)_】

但为什么写到了四点四十多!!!

祝权逊本子大卖!买买买!!

 

非要讲时间设定的话,大概是孙策投奔袁术之后,吴郡收复战之前。历史顺序肯定有BUG。

年龄有BUG注意……毕竟真按史实讲,他俩应该都才过十二周岁【滑稽.jpg】,所以作者只好强行给所有角色+3岁了,摊手

当时盘踞在吴郡的除了刘繇势力……还有许多昼伏夜出的魔物=。=

对魔物的设定进行修改:在战乱中产生的怨恨恐惧等负面情感是魔物产生的主要原因,基本上就是离战场越近,魔物数量越多,实力越可怕

而统领一方地区的领导者的实力也是决定那个地区魔物质量数量的因素……基本主线剧情里面吴郡已经被魔物笼罩了,感觉暗搓搓黑了一把刘繇_(:з)∠)_

不过现在主线剧情里面魔物大量出现的主要原因不是孙家开启的战争……原因是什么,我也编不出来……到哪里我就坑掉了_(:з)∠)_

==========================================

没有陆伯言的第一章

==========================================

 

 

1、

“……幸好他家店里的酒喝不醉人。”孙权转开了视线,然后反手一脚踢中了身后偷袭者的○○。这个酒馆唯二还能站着的人立马惨叫一声蜷缩在地上翻滚起来,至此宣告战斗结束。

唯一的胜者撩了撩在斗殴中被弄皱的斗篷,站定并环顾四周——只看见四周一片狼藉,甚至连块完好的条凳都找不到了

胜者——狩魔猎人孙仲谋无奈地挠挠脑袋,

事情为什么会演变到现在这种程度的啊。

 

2.

之所以作为【狩魔猎人】登场,而不是【孙伯符的弟弟】,也是有一定原因的。

在他们俩的父亲和顶梁柱——孙坚身亡之后,江东孙家瞬间感受到了命悬一线的压力。性格刚猛的孙策首先扛起了支撑整个家族的担子,出于权衡之下,他带着弟弟妹妹,以及愿意跟随他的忠诚武将们,以玉玺为投名状,投奔到袁术的势力下。

现如今,孙策在袁术麾下东征西讨,积累了无数战绩,深受袁术青睐。但孙策——或许是整个孙家,他们的目标并不囿于此地。

远离江东故土的他们渴望着回归,重新得到魂牵梦萦的江东之地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

所以,孙家的次子——孙权,顶着【狩魔猎人】的伪装身份,为了之后的收回活动,以及回避袁术其他部将的监视,偷偷潜入江东地区。

emmmmm……以偷偷摸摸离家出走的方式离开。

 

3.

伪装好【狩魔猎人】这个身份并不难,孙家是武将世家,更何况魔物这种东西本是伴随战乱而生,在战场的夜晚也绝不会少见。无论对手是人类还是魔物,三兄妹的战斗能力绝对不会输于人下。

因为离家出走(本人不愿承认),以及潜入活动要隐秘行事的原则,孙权选择的都是偏僻难及的小路,上面的村庄虽然相隔较远,但就地理位置而言还在吴郡的范围内。孙权本来打算从小路一路绕行躲开耳目,但在经过了零零散散的几个村庄之后,猛然感觉不太对劲。

按理来讲,这几个村庄远离战火,不说安静祥和,不受波及还是可以的……但从第一个村庄开始就能注意到了,村庄的男女老少全都在草木皆兵的状态下,夜晚家家闭户,驱魔香的紫气蔓延覆盖了整个村子……然后他连续接了好几个不大也不小的委托,委托对象——全是成群的魔物。

好在魔物数量虽多但都是最下等级的,孙权敛定心神,挥舞起随身武器——完成。

最后他在村民的夹道欢呼中走出了小道,披着作为奖励品的虎皮斗篷,带着满肚子的疑惑。

——走进了这个象征着开端的酒馆。

 

4.

到达酒馆时,天上星星早就升得老高的了。说是酒馆,实际上是一个很破落的屋子,但在方圆几十里之内都没有其他建筑的情况下,这个破落屋子只能是唯一的歇脚地了。

孙权推开门。里面没什么客人,一个看起来是常客的大汉正在和店主高谈阔论着什么。剩下来的那些人散落在酒馆的不起眼处,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旅人特有的风尘仆仆的沧桑感。孙权裹着虎皮斗篷,选择了最角落的位置。

大汉的声音越来越响,话题内容从附近的魔物慢慢往女人的方向歪过去,内容越来越不堪入耳,小二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迎合着大汉,一边将酒送到了客人的桌前,孙权只好收起了耳朵,掀开封泥打开盖子开始喝酒。

……这到底是掺了多少水啊。

喝到的第一口内心就开始汹涌澎湃起来,但鉴于这是十几里内唯一的歇脚地,而且跟听大汉的唧唧歪歪相比还不如喝水……不对是酒,孙权只好苦着脸继续下去。

然后他听到了大汉的酒后叫嚣,

“说到底还不都是孙家那群人害的!”

孙权把酒杯放了下去。

 

5.

“要不是孙家不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我们这里至于像现在那么乱吗!”

“一天到晚打仗,搞得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到处都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嗝,现在哪个村子没被那东西弄死过人?”

“MD族长最后死了……活该……嗝,结果他大儿子,叫什么来着……到了袁术那个狗东西的手下,袁术叫他去打庐江,他就去打庐江,哼哼,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从江东出来的还反咬一口……打庐江的那两年,MD怪物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不被兵老爷打死就先被怪物咬死了……嗝”

大汉的舌头被酒精刺激得发直,语调越来越高,脸皮涨红得能滴出血来。周围那些人看似各干各的,其实都竖着耳朵听全了全场,悉悉索索的声音也愈发响了起来。

孙权有点血气上涌,但并不打算和大汉争执——不但没有意义而且可能还会暴露身份。庐江太守和袁术的私怨,被当成枪杆使的兄长,对兄长又嫉又恨虎视眈眈的部将——以及孙家不屈的猛虎之魂,借此机会脱离桎梏回归故土的计划——不能讲出来,无法讲出来,即使讲出来了,酒劲上冲的愚民也不可能理解其中任何一个字眼。

但孙权也知道,这是一场不正义的战役。庐江太守陆康之名,兄弟两早有耳闻,兄长攻城时,庐江军民团结一致,硬是把战争拖了两年之久。孙家没人想对着这样一个受人尊敬的义烈老人发动战争,但是……

“不好了不好了—————!!!庐江城破了——————!!!”

简陋的木门被猛然撞开,一个瘦高个气喘吁吁地半倚着门,带来了惊天消息。

孙权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6.

这个地方待不下去了。

他感觉再呆一秒,店里的气压就轻而易举地把他压垮。

他知道庐江城破就是这两天的事了,或者说要不是攻城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他也没法抓住大人的视线死角,出走成功。

毕竟,这可是战争啊。

店里一下子炸开了锅,之前压抑的各种情感此刻就像点燃了引线的炸弹,瞬间引爆了所有人的意识。孙权在这一片混乱中摇摇晃晃地离开座位,准备掏钱向店员结账。

就在他撩开虎皮斗篷,拿出盔甲内暗藏的钱袋的时候,一边醉醺醺的大汉发出了女人一般的尖叫声——

“看我发现了什么————————!!!!”

孙权顺着他的视线往自己身上看去,只看见斗篷下的软甲上,正对着心脏的位置,有一只精干的红色老虎纹样,仿佛在威风凛凛地咆哮。

孙家的家徽。

之前小村子里的人没见过所以忽略了。

这下糟糕了。

“这个人是孙家的!!!他们家族出征游行的时候我在他们衣服上见到过这个样子的东西!!”

大汉声嘶力竭的叫声惊醒了店里的每一个活人,孙权猛然被惊人的杀气悚住,环顾四周,只看到了一双双眼睛,溢满了憎恨、愤怒、贪欲的眼睛。

 

7.

…………………………

唯一的胜者并不是毫发无伤的,在打斗过程中肚子被挨了一拳,脸也被揍了一下,不过都没有大碍。

但傻子都知道这间酒馆是不能呆了。

潜入活动要隐秘行事……那是个什么东西……或许明天这群人就会跑到吴郡太守面前,接着整个吴郡都会贴满我这张和吕布蜜汁相似的画像,到那时我这个刚挂牌的狩魔猎人(伪)直接行动告吹然后再被兄长抓回去……

孙权愤懑地想着,但是杀人灭口这种事情对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来讲还是太超过了,选择放弃。

他摇摇晃晃地离开了酒馆的废墟,找了一个安静隐秘的地方就地躺下。村民们作为答谢的虎皮斗篷既牢固又安心,此时紧紧地裹在他的身上,在寒夜里给他带来了柔和的温度。

袁术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想。

然后沉沉睡去。


评论
热度(7)
©镜----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