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梓

是一个用来看文和堆图的地方
持续嫌弃自己的作画ing

【还没想好名字的权逊】Castlevania

恶魔城paro注意/有西幻因素但绝不是西幻风!!!!!

……很想这么讲,但我努力了一把还是放弃了。好的这就是西幻风【泪】

孙·离家出走·狩魔猎人(伪)·仲谋/陆·履行家族职责·传秘行者(真)·伯言……

虽然说大体背景有很大改动,但剧情梗概什么的基本是按着TV版剧情来的,所以这篇文一定会坑掉【严肃】。

为了某个画面而鸡血沸腾最后忍不住动笔【不想画画_(:з」∠)_】

祝权逊本子大卖!买买买!!

 

非要讲时间设定的话,大概是孙策投奔袁术之后,吴郡收复战之前。历史顺序肯定有BUG。

年龄有BUG注意……毕竟真按史实讲,他俩应该都才过十二周岁【滑稽.jpg】,所以作者只好强行给所有角色+3岁了,摊手

当时盘踞在吴郡的除了刘繇势力……还有许多昼伏夜出的魔物=。=

对魔物的设定进行修改:在战乱中产生的怨恨恐惧等负面情感是魔物产生的主要原因,基本上就是离战场越近,魔物数量越多,实力越可怕

而统领一方地区的领导者的实力也是决定那个地区魔物质量数量的因素……基本主线剧情里面吴郡已经被魔物笼罩了,感觉暗搓搓黑了一把刘繇_(:з)∠)_

不过现在主线剧情里面魔物大量出现的主要原因不是孙家开启的战争……原因是什么,我也编不出来……到那里我就坑掉了_(:з)∠)_

==========================================

还是没有陆伯言的第二章

==========================================



8.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魔物的血盆大口的体验并不好。

当孙权收拾好仪表,继续自己的旅程时,他的刀下躺着一只黑漆漆的魔物。魔物的身躯是狰狞的恶犬形状,但背部伸出了长长的黑色蝙蝠翅膀,舌头像蛇一般在嘴外乱窜,涎水顺着舌头到处乱甩。

这种敏捷、狡猾、残忍的生物如果还活着的话,是能够轻而易举地窜进人群,收割大量生命的。不过显然它的运气不是太好,现在只能倒在吴郡城外的草丛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解腐烂。

日光逐渐满溢,魔物暂时退去,世间又恢复了虚假的生机之中。经过一夜的奔走,他反而在黑暗中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前方城墙高耸,兵士身影清晰可见,这正是他离家出走的目的地。

只是这目的地的现状似乎不是那么乐观,孙权回想到早上倒下的那头魔物。那种等级的魔物在战场上的生成数量都十分可观,可他在主城的城墙外就遇到了那么一只——一般来讲,一片地区的统治者的能力差不多能决定这个地区魔物的数量以及质量,照着一路上杀过来的节奏,吴郡的太守……似乎出了什么问题啊。

不管怎么样,先进去了解一下情况吧。孙权迈开了步伐。

 

9.

孙权从吴郡的排水道里钻了出来。

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庐江城的战争虽然僵持了两年,但最后的结果大家都心里有底。一旦庐江城破,孙策的兵马下一个方向就是相隔不远的吴郡,也难怪兵士们严阵以待,对进出城的检查愈加严格。但是孙权用狩魔猎人的身份进城时却同样遭到了驱赶,这就百思不得其解了。在孙权眼里,在太守的机能丧失之下,吴郡的魔物危害甚至比他从小见过的战场残迹还要严重,但这座城池的掌权者却拒绝了能够解决问题的所有专业人士。

他四周转了一圈,发现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在他经过的时候,能感觉到门内苍老枯槁的一双双眼珠随着他的走动而转动,却什么也看不见。这里的气味也很浓重,好在属于驱魔香的紫色气体随着太阳的升起而逐渐消散,一缕一缕地开始平淡下来。

到了晚上不还是要点香嘛……孙权托腮,和兄长描述的、他之前想象到的繁华江南不一样,他刚踏进这片区域就被其中沉闷压抑的气氛遏住了。即使军队压境,防守方要排查可疑人物,也没必要连专业人士都不放行吧,在这里生活的人也太遭罪了……

好吧我不是专业人士,我只是个南郭先生。幸好义封在被逮住之前把地形图给了我……唔,希望朱治叔叔下手轻点…………

在他一边瞎想一边探查情况的时候,过道里传来了刀剑碰撞声,以及一听就知道是反派手下的小喽啰的经典腔调

“想要脑袋的话就把身上的东西交出来!”

哦豁,原来是打劫啊。

 

10.

像鼹鼠一般钻进吴郡不到半个时辰之内,孙权达成了他第一次助人为乐成就。

代价是手上刚满十二的小公子和身后杀气四溢的士兵。

本来以为打劫对象是自己,提着刀冲过拐角准备先下手为强——惊愕地发现,原来是七八个穿着轻装甲的兵士。这些兵士团团围住一个身高刚过他们腰部的小公子,之所以说是小公子,是因为他穿着小一号的文士服装,充满了书生气质,和这个阴暗的小巷子格格不入。

双方都呆住了。顷刻间孙权估量了一下局势:装作没看到这个疑似杀人灭口的现场是不可能的而且七八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大张旗鼓地追着一个小书生不放其中必有蹊跷不过不管有没有蹊跷我都闻到了大新闻的气息了啊啊啊啊啊

然后他以电光火石的速度抓住了小孩子转身就跑————

所以说隐秘行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天呐老哥我还能活着挨到你的拳头吗!!或者还会在我坟前表扬我终于学会挺身而出助人为乐最后出师未捷身先死啊啊啊啊啊!!!!

孙权玩儿命地在吴郡的小巷子里死命奔逃,本来以为拉开距离会稍微安全一点,结果后面的追兵悄无声息地越来越多,间或锋利的长矛划破了空气,利箭差点擦破了孙权的虎皮披风——

我擦咧连弓箭手都有!一城池的魔物你们都闲着不打是吧!!

“大路在这边!”手中的小孩子面上带有恐惧但依旧镇定,“很快就能到我家了!”

对啊那是你家!孙权哀嚎一声,顺着指路方向夺命狂奔。

 

11.

最终的落脚点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府邸。

在他们踏上大路的那一刻,追兵就像见光的蝙蝠一样骤然退缩,等到他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身后除了几个畏畏缩缩的路人之外什么都没有,仿佛刚才悬之一线的追杀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看来是场不能公之于众的举动啊。孙权回头扫视了一下,瞄到了几个隐于黑暗的身影。而小公子从孙权的手中跳下,整理了一下衣冠,急晃晃地跑了进去。门内早有人在焦急地等候着,在小孩子进门的那一刻就扑了上来:

“公子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什么伤?”

“下次带着人出门吧……没出什么事吧!”

“要是您也再出什么事的话,我们要怎么向族中长辈交代啊”

“只是出去找了一圈,并没有去冒险。”虽然年龄尚小,但他们的关心对象举止温和,反倒被他安抚下来,“回来的路上被人拦住了,幸好有位大哥哥帮忙,所以没什么事。”

话刚说完,小公子,以及身边几个年龄大不了多少的少年们,一起面朝孙权。小公子对着孙权行了个礼,问道:“我叫陆绩,十分感谢大哥哥的帮助。请问大哥哥叫什么名字?”

“孙…………”孙权摆摆手,随口回答。突然他发现哪里不对。

等一下?陆绩?

就是……那个……陆绩?

是那个庐江太守的儿子?陆绩?

那么这一群小孩子全都是……陆家的后代?

孙权强行把“孙”字的尾音噎了下去。

 

12.

“孙……随、随便啦,举手之劳……话说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嗯,是在袁术面前身怀橘子的陆绩吗?”

“……嗯。”提到袁术,陆绩扑闪扑闪的眼睛有点黯淡下来。

这就是了啊啊啊啊!!!孙权内心翻江倒海。我居然救了被老哥灭掉的陆家的后裔啊啊啊啊啊!!话说族人都在庐江那陆家的小孩子们为什么会出现在吴郡啊啊啊!!要是突然房子里出来一个见过我的陆家的长辈…………我都混到这儿了,想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糟糕

孙权瞬间紧张起来。

他低下来摸摸陆绩的脑袋,问出了他最担心的一个问题:“我记得陆家是个大家族啊,你的长辈呢?不让他们保护你吗?”

这回不只是陆绩,在场所有的陆家人都陷入死寂。最后陆绩的声音轻轻地传到孙权耳朵里:

“他们送我们过来的,然后他们回去了。”

然后孙权也安静了下来,他大概猜到原因了:陆家的长辈们选择与庐江共存亡,但怜惜族中不谙世事的孩子们……他们也知道这一仗有去无回,为了给家族留下香火,他们把族中的新生一代全都送到了这里。

事实上他们的确是陆家仅存的一代了。庐江城已经被破,他们的父母长辈,以及许多认识的不认识的族中兄弟,都随着战火湮灭在灰烬之中了。

而且庐江城破后,兄长的下一个目标,百分之二百会在这里——

吴郡。

 

13.

吴郡是兄长的目标,是兄长带着自家族人假意投奔袁术,但暗中窥视并争取的目标。只要得到吴郡,就可以摆脱袁术的虚情假意和暗中控制,重新在魂牵梦萦的江东占据一席之地,最终夺回整个故乡。

所以吴郡是孙权现在的目标。孙权打算以此作为历练,和好友兼未来的部下一起乔装身份(好吧,只有自己乔装,好友的家族是真·狩魔猎人家族)混进吴郡,在兄长挥师吴郡时里应外合,一举获得胜利。然而兄长担心自己的安全,立刻驳回了这个提议,让孙权老老实实地在军中见习。现在的孙权还是个跳脱的少年,刚好在不服管的时期,于是他和同样不服管的好友趁阵前忙成一团的时候偷偷溜了出来。结果好友出师未捷身先死,只来得及留下装备和地形图就被他爸抓了回去,只留下孤军奋战的孙·奉先·二谋。

孙权还是继续走了下去。他想让他已经去世的父亲看到他的努力和勇武,能够放心地转世轮回;他想和哥哥一起扛住支撑孙家的重担,不再仰望伤痕累累的背影……他也想平息战乱,让江东的百姓们纳入羽翼之下……被这种小事阻碍就不能动的话又怎么实现这些目标呢

但孙权一路走着,沿路的状况陡然让他迷茫。明明不像北方那样战火连绵,由战火衍伸的魔物该有的一个都没有少;地方势力盘根错节触及范围极长,却没有发挥抵御魔物的机能,也没有分出手来清除魔物;而深受魔物侵害的普通百姓,在兄长攻打庐江的举动以及地方传言的迷惑和煽动之下,把孙家当做了最大的敌人

——孙家才是这片地区的外来户。

今天早上,孙权就被梦中的这句话惊醒,一睁眼就面对了魔物的血盆大口。

孙权叹了口气。

“我记得你们刚才有人说'也'的……除了你之外你们应该还有个统领的人吧,他出什么事了吗?”

走一步是一步吧,帮助陆家跟目标又没什么冲突。

 

14.

陆绩把孙权领到书房,屏退了周围所有人,小脑袋伸出门外东张西望了几圈之后严肃地关上了门。

“大哥哥你真的会帮我们吗?!”

帮?孙权哑然。看来这位统领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啊……

“为了躲避战祸,父亲和其他人把我们送到了这儿……一开始还和家里有点联系的,后来开始打仗,这里又开始封城不让人进出,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看来还不知道庐江城已经没了……孙权立刻打算隐瞒这个消息,出于各种原因。

“在吴郡一开始没出什么大岔子。哥哥很厉害的,就比我大四岁,他就正式接下了传秘行者的传承,在这里把我们所有人安排得妥妥帖帖……”陆绩丝毫没掩盖对自己的信服。

“传秘行者?”轮到孙权惊讶了,“原来陆家还是记录历史的家族吗?”

其实不只是历史,同样听(即将接任狩魔猎人的)好友描述,传秘行者记录的不只是历史,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奇门八卦,各个地区的人文情况,奇闻异事……朝代和国家的变迁,全都记录在传秘行者的脑海中,所以历任都是学识渊博之人。从前传秘行者都是举族四处流浪,在漂泊中记录整个世界的……没想到已经在江东扎根的陆家居然时代都是……

陆绩回答:“嗯,我以后也会传承啦……虽然家里人都在庐江打仗,但我们一开始还是安全的……然后有一天,哥哥夜里去探查情况,然后就失踪了。”

“失踪?晚上都是魔物,被它们抓走了吗?”

陆绩摇摇头:“那时候城里的魔物还没有现在这么多……听说城外很危险,但城内很安全,一开始的时候是……后来一天天变多,我们有一个人不小心被抓过去,然后……”

魔物生性残忍,不饿的时候尤其喜欢虐杀人类小孩……只能默哀了。

“哥哥决定要消灭城里的魔物,开始带着我一起调查魔物的情况,但是它们在城里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哥哥跟我讲,他从传秘行者的传承里面发现了解决问题的关键,之后让我照顾好大家,一个人出发了,最后再也没有回来……”

“能告诉我那个关键在什么地方吗?”

“在吴郡的太守府,我记得一清二楚……”

 

15.

………………

我能说你哥哥是个书呆子吗?孙权内心呐喊。难道传秘行者的传承里没有讲清地区领导者的能力决定着魔物的能力吗?吴郡都魔物遍地爬了,太守没出问题……鬼都不信好吗!就靠着这么一条传承内容就傻乎乎地冲进太守府……

而且现在又多了那些暗中窥视的不明人物……绝对是他哥哥莽撞行事的后遗症吧!

他努力地把话语委婉地表达出来:“说实话,现在那边很危险。你哥哥是死是活……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我知道,大家都说他死了,可能骨头都被嚼碎了……”陆绩低下头去,“一开始出事的尸体,再怎么不完整,也出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尽力收殓了。所以我不信……在看到哥哥的尸体之前,我绝对不相信!”

他又重新抬起头,眼睛里闪烁着水光:“所以,大哥哥……你能帮我找到我哥哥吗?”

不知道亲人安危,唯一一个可依靠的哥哥却生死不知,却要在在其他人前强颜欢笑,作为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来讲,这已经足够残酷了。但他还不知道守护的城池已经被攻破,他的亲人都可能丧生在守城的战斗中,侵略者的胞弟此刻就站在他面前——

多么巧妙的因缘际会。

孙权叹了今天不知道第几口气。他拉了拉身上的虎皮披风,蹲下来摸了摸陆绩的脑袋:“没问题,我答应你。不过这次加上我刚才帮你这次,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哦。”

陆绩睁大眼眸:“什么事?”

“赶紧收拾东西,带着家里人离开这儿吧,反正都全是魔物了。”

不仅是魔物。庐江城已经被攻破,哥哥的兵马应该已经在抵达这里的路上了,吴郡也将陷入战火,对这群失去庇护的陆家后裔来讲,很快将不再安全。

孙权交代好事情之后,灵敏地躲开眼线,调整好自己的虎皮披风,提着刀施施然朝着太守府的方向前进。

应该和我的目标冲突不大吧。他想。

 

【小剧场】跳戏

陆绩:陆家时代都是传秘行者,传承并守护者这片大地的知识和记忆……

孙权:嘎?不是世代都是玉玺的守护者吗?

           最后他爹被我哥宰了,他被诸O亮收留……

在不远也不近的太守府地下,陆逊召唤烈焰铠打碎了困住自己身体的石头。

全文完。


评论
热度(3)
©镜----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