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梓

是一个用来看文和堆图的地方
持续嫌弃自己的作画ing

【还没想好名字的权逊】Castlevania 3

恶魔城paro注意/有西幻因素但绝不是西幻风!!!!!

……这就是西幻风~~!!来啊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放弃治疗中】

孙·离家出走·狩魔猎人(伪)·仲谋/陆·履行家族职责·传秘行者(真)·伯言……

虽然说大体背景有很大改动,但剧情梗概什么的基本是按着TV版剧情来的,所以这篇文一定会坑掉【严肃】。

为了这个画面而鸡血沸腾最后忍不住动笔,写完就坑,超利索!

祝权逊本子大卖!买买买!!

已经以后不要用快捷快递,我跟快递公司撕逼了好久了【叹气】


===========================================

和书呆子见面的第三章

写到孙权掉下去时特别嗨

===========================================

16.

潜入行动顺利得一比。

孙权进入太守府之后直奔书房,停在了霸占整面墙的书架面前。他东翻翻西找找,扳下了一本不起眼的书本,于是整个书架被激活了机关,轰隆隆地移动起来,露出了刚好一人通过的暗道小门。

孙权无语地弯腰迈了进去,暗道门在他身后轰隆隆地关上,他反手推了一下,发现推不开了。

这都多少年前的暗道套路了啊,这群反派就不知道什么叫创新吗?孙权转头面朝着门后的幽静暗道,沉默地拔出了刀。

如果书架后出现暗门的套路是老套的套路的话,暗道中有很多机关的套路就是一定会发生的套路了。

 

17.

暗道并不长,但是孙权走得相当谨慎,他很清楚,无论是嗖嗖嗖的飞镖弩箭机关,或者是咚咚咚的大锤敲打机关,甚至是噗噗噗的毒气机关,只要碰到一点,别说是找到不知是死是活的陆家大书呆子了,连明天的太阳都看不到了好吗

但是,就贴着墙走了一会儿,他就看到了这条暗道的尽头——什么都没有。只有光秃秃的墙面——不对,墙面上挂着一个燃烧着的火把,散发着温暖又炽烈的光芒。除了这个,无论是嗖嗖嗖、咚咚咚还是噗噗噗都没有发生。

他只能往那个尽头走去,动作尽管小心,但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不对啊正常的套路不是提刀在暗道里嗖嗖嗖挡刀挡枪挡箭吗,不然做这个有什么卵用,或者是……那个火把上有通过墙面的机关?啊啊啊陆家那些小书呆子还好吗既然有传秘行者的传承为什么就没有这个机关的设计图呢

陆家的小书呆子们当然还好……如果他们肯听话的话现在应该准备出吴郡了吧,虽然有人监视以及城门封闭……我把地形图给了他们,希望这群小书呆子不会介意钻下水道~

陆家的大书呆子,如果还活着的话就吱一声啊————

不知不觉间,孙权走到了道路的尽头,火把就在他的面前燃烧,他和暗道的影子随着燃烧在墙面上不停地扭动。套路告诉他墙上有机关,需要像刚才那样激活——而整面墙上只有那么一个火把。

正在他伸出手,打算同样扳下火把的那一霎那,突然整个人汗毛直竖,所有的本能都在叫嚣着危险——孙权什么都没想,立马遵从本能缩回手,踩着地面往后一跳——

只看见尽头火把底下的地板猛然间全部塌陷,下面是个深深的大坑。这个机关针对的是那些在拿火把途中精神放松的人,要是刚才继续伸手拿火把的话,还没拿到火把人就掉下去了——

孙权翩然落地,立刻伸头往大坑里面看,坑下面果然是明晃晃的直刺,每个都有着触目惊心的血迹。他缩回头,默默地为血迹的主人默哀一下。书呆子他——不会也掉到这个坑里去了吧,幸好我像老虎一样敏——————

正在为劫后余生而放松心防的时候,孙权脚下一空,在意识到脚底塌陷的时候,他已经从暗道中掉了下去————————

“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能说,从密道里掉下去,也是亘古不变的一个套路。

 

18.

孙权从一片废墟中爬了起来,满身又是灰尘和泥土。

在掉下去的那一刻,他都已经觉得吾命休矣了……但接下来他感觉自己掉的不是坑,而是一条运送货物的大管道。他在这条管道里飞速地往下传送,拐弯,顺着管道继续传送,终于被甩出了管道——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

身上的虎皮披风尽职尽责地为他缓冲了不小的力道,他顺顺利利地站了起来。

眼前可见的,是一个石制的大堂。尽管是在地下,大堂的占地面积并不少,一点都没感觉到逼仄。问题是,这个大堂有点破——大堂两边的石柱子虽然挺立着,但没一个是完好无缺的,上面遍布着深深的刻痕和诡异的灼烧痕迹,只有上面的油灯在坚挺地提供着光源。地面也不平整,同样蔓延着诡异的刻痕,不过并没有什么被刻出来的石头残料。

大堂里面还横七竖八地散落着好几个人形的石雕——之所以说是散落着,是因为他们都碎得差不多了,缺头断腿少胳膊的,比两面的石柱子还要凄惨。他们保持不住站姿,全都或坐或趴在石柱子的阴影后,每一个的表情都十分惊恐——

——不,其实还有一个站着的石雕,也让孙权无法挪开视线。和畏畏缩缩的其他石雕不同,他就这么直挺挺地站在大堂的中心——

孙权走近了石雕,站在了它的面前……比他要矮上一点。石雕的脸部十分模糊,但能够明显地看出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明显在强作镇定,虽然害怕的神情犹在,但双眼还是在瞪着面前的孙权——身后的门。少年虽然身着软甲,有着简单的武装,但衣服的样式风格和委托人身上穿着的——十分相似。

门后面传出嘶嘶嘶的声响,在整间大堂内不停回荡。

孙权漫不经心地拿刀柄敲了敲石雕的脑袋,他的内心扑腾扑腾地狂跳,背后却一阵发凉。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但他在猎人家族的传承中见过这种现象——嘶嘶嘶的回音声越来越响亮,他握紧了刀柄,把身体绷得紧紧的:“要么谁在这里做了个大书呆子的雕像,要么就是那个品种的——”

从门的阴影中冒出了两团森绿的光,一只巨大的蜥蜴从门后面倏然窜出,直扑向雕像面前的孙权!

 

19.

石蜥蜴,榜上有名的超高级魔物。虽然名字普通,但完整概括了所有特征。他有着蜥蜴的外形,和“石”一样的难缠特性。它的鳞片和利爪由坚硬的铁石构成,刀枪不入却又分金断石,但让它最难缠的一个能力就是——

只见石蜥蜴的两只眼珠不停转动,最终锁定到迅速跳开的孙权身上。接着,它的瞳孔就像射电一样,冒出了两根惨绿色的细细光柱,直奔孙权而来!

孙权瞄了一眼依旧矗立着的受害者之一,不假思索地躲到了石柱子背后,和那些零零碎碎的其他受害者挤在一起——

谁被照到谁傻X啊!我还没过二十啊还不想被变成雕像给后人参观啊!

石蜥蜴失去了捕食目标,于是转动着眼睛到处寻找,一时石室里边光柱乱窜,完全无法行动。孙权缩在柱子背后,完全不敢轻举妄动。他很清楚,石蜥蜴的夜视能力十分出色,找到他只是很快的事。果然石蜥蜴重新发现了孙权,眼神重新焦距看向石柱背后,光柱重新收拢,孙权趁此机会迅速跑开,躲到了另一个石柱子之后!

躲了几次之后孙权找到了窍门,每次都能在光柱间隙成功转移。石蜥蜴的爪子虽然锋利但动作不快所以不用担心,所以拖延时间赶紧想办法——孙权重新躲好之后想到。突然,石蜥蜴的动作停滞了下来。

怎么了?他忍耐不住好奇,伸出头去往外望——只看见,石蜥蜴以后脚着地,用一个诡异的姿势,缓缓站了起来。而且它的眼睛,从森绿色逐渐变成暗红————

瞳孔发出的光柱也随着眼睛颜色一起变成了鲜红色!鲜红色的光柱只是轻轻扫过了孙权所在的石柱,上面就刻过一条触目惊心的划痕,片刻之后,整个石柱都轰隆隆塌了下来————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孙权哀嚎一声,灰头土脸地从残骸里跳了起来,红色光柱紧随其后,所过之处都是“嗞嗞”的划痕声响……柱子上的划痕都是这么来的吗?!他重新躲进另一个柱子,但是明显感觉到石蜥蜴的视线就集中在藏身是柱子上,嗞嗞的声音离脑袋越来越近,被划断也是很快的事了!

外壳是硬的,肚子上可不一定!!

孙权拔出了刀,从柱子后面飞跃而出,直奔中央直立着的的石蜥蜴——的肚子!

当的一声!!!!

 

20.

孙权的动作,就那样保持在砍石蜥蜴肚子的动作上。

石蜥蜴的肚子,毫发未损,连鳞片都没掉下去一块。

整个石室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孙权在这一片沉默中抬起头,看向石蜥蜴的下巴,后退——

“你死了,你已经死了,快点趴下——”

石蜥蜴的眼睛瞬间切回森绿,往孙权的方向袭来。孙权立马躲开,石蜥蜴的眼睛又切回暗红扫了过去,石室内随着它的视线轰隆隆倒了一片,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孙权只能狼狈逃窜,在烟尘中来回穿梭,被呛得直咳嗽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啊啊啊咳咳咳!失去遮蔽之后只能看到一大只暴怒的石蜥蜴,眼中光芒流窜,不逮到自己决不罢休,而出口来不及找,自己的攻击完全没用,即使攻击相对柔软的肚子也……欸?

孙权又躲到了近一点的方向确认,才肯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从石蜥蜴的肚皮往上看,到脖子那边,掉了一片鳞片,露出了脖子那边的软肉。

但是,那个区域太小了,拿刀砍绝对戳不进。

意识到这一点的孙权赶忙收起了刀,满场乱窜,左顾右盼。即使周围都是光柱也顾不上了,既然之前有人来过这里,那么他们被解决之前,肯定是留下了什么武器的——孙权踢开碎得差不多的石雕碎片,余光扫过绣得差不多的武器残骸,内心摇了摇头,继续在光柱和爪子间求生,一个翻滚,趴在了唯一站着的石雕脚边。

这个书呆子居然是带了武器来的?

石雕的脚边,是一柄依旧锋利的长剑,应该是那个书呆子在变石头之前扔下了它,所以躲过了变成石头的命运。看制式的话应该是一对双剑,但是另一柄剑不知去了哪里。

不过有一半也就够了!孙权抓紧了剑,手脚并用爬了起来。

他内心感谢了一下书呆子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的弃剑行为。

一边握紧剑刃往石蜥蜴脖子上缺了鳞片的部位刺了过去。

 

21.

属于血肉的腥臭味弥漫了整间石室。

并不是那只石蜥蜴的。那柄剑从石蜥蜴的脖子刺入,斜方向横穿了对方的喉管,使其哼都不哼一声地当场死亡,大概是因为特性的关系,倒下时一滴血都没有流。

在石蜥蜴死去的同时,它加诸于整间石室内活物的石化效果也随之消失,石室内所有的石雕都回到了人类的血肉之躯——在石雕状态下被打碎的话变回人类也会受到同样的伤害,所以整间石室都是一块一块的尸体残骸,血液顺着血肉断面肆意流淌。

而唯一完好的那座石雕——天知道他是怎么在刚才的战斗中没有损坏的,他在一片腥臭味中轻轻颤了颤,缓缓地往后倒去。让他碎了那就真的拼不回来了。孙权刚松了一口气又被提了上去,他忘记了自己身上的酸痛,赶紧冲上前接住了那座石雕,

石化的雕像就这样,在他的眼前,在他的怀抱里慢慢地,却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回了人类的模样。

那是一个年龄相仿的少年,容貌清秀轮廓温和,在家族里应该是好孩子的典范——他暂时没有意识,整个身体软软地倚在孙权的怀里,双眼紧闭。孙权轻轻地挪动了一下姿势,不小心将他的帽子落到了地上。柔软的黑棕色短发就这么蹭在孙权的衣服上,撩得他心里痒痒的。

孙权老脸一红,立马将实现转到了不远处的残骸上冷静一下…………

卧槽这个书呆子也太好看了吧啊啊啊啊啊!!!

 

 ============================================

 

【小剧场】

逊:副本BOSS的问题很奇怪欸,为什么是蜥蜴形态,这很西幻欸

权:西幻的问题……作者已经放弃治疗了

逊:那换回原版的独眼巨人不就行了?

权:emmmmm有么有祖传神鞭先不讲,我大概,是没法,在剑插在独眼巨人胸口的时候拿鞭子把剑卷到天上然后踏着巨人跳到天上再在天上一踹就把剑踹进独眼巨人眼睛的

逊:………………



评论
热度(5)
©镜----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