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梓

是一个用来看文和堆图的地方
持续嫌弃自己的作画ing

【还没想好名字的权逊】Castlevania 4

恶魔城paro注意/有西幻因素但绝不是西幻风!!!!!

……这就是西幻风~~!!来啊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放弃治疗中】

孙·离家出走·狩魔猎人(伪)·仲谋/陆·履行家族职责·传秘行者(真)·伯言……

虽然说大体背景有很大改动,但剧情梗概什么的基本是按着TV版剧情来的,所以这篇文一定会坑掉【严肃】。

为了这个画面而鸡血沸腾最后忍不住动笔,写完就坑,超利索!

对,就是这个画面。

差不多要坑了(虽然也没人看)

=============================================

互相拯救的第四章

=============================================

22.

越好看的书呆子,能力和个性就越强。

——仲谋·兹基·硕德

 

即使在很多年之后,他回忆到他们的初次相遇时,都忍不住内心一颤。

多么……令人难以忘怀的双瞳啊。孙权透过这双眼睛看到了好多东西,很多他已经忘却的故乡景色——烟雨迷蒙的江东,精巧的屋檐片瓦,雨水从瓦片上倏地落下,滴滴答答地打在光滑的水洼里。乍一看充满了书生的温润气息,但是在瞳孔深处却能看到暗藏其中的血与火——因为映照在他双眼之中的自己的眼里也有着一样的东西。

怀里的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一开始有点迷糊,但很快意识到自己目前的姿势,唰的一下立马跳开,和孙权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孙权怀里空了一片,感到有点失落,想搭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最后是书呆子,不,是少年先开了口。因为石化的残余影响,嗓音略微有点沙哑:“是你……救了我吗?”

孙权意识到少年的目光集中在插在石蜥蜴上面的长剑上,他噌噌噌跑了过去,把剑拔出来递给他:“这是你的东西吧?”

少年点点头接过剑:“是的,十分感谢。”

他接过长剑,整个人都放松了些许,终于把视线回到了孙权的脸上:“狩魔猎人?”

“……是的。”

“我记得狩魔猎人是讨伐魔物的……但这里是太守府的地下室,一般是民间组织的你们怎么会跑到重要官员的府邸的?”

哦豁。孙权想,我还得问你呢。他花了好大力气忍住没有问,把锅推到了陆家的那群小不点儿身上:“嗯……是来找你的,大概。陆家现在领头的那个小不点儿委托我过来一趟,你已经失踪很长时间了。”

“陆绩?他怎么会……”少年托腮并喃喃自语,“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边孙权,强烈的视线让后者感觉自己被戳穿一样。

孙权感到十分不自在,毕竟自己的哥哥刚带兵平了对方家族的庐江城,基本是仇人关系……要是被看破身份的话,即使有着救命之恩,拥有着家族荣誉感的子弟都会翻脸然后一剑捅过来……的吧。

但是少年思索了片刻,默默地收起了剑,并对孙权做了个揖:“不管怎么讲,十分感谢你救了我。我叫陆议,最近才接受了传秘行者的传承……我不在的时候弟弟麻烦你照顾了。”

陆议。孙权在心中咀嚼了一遍:大书呆子的本名啊,听着就觉得挺书卷气的。

不过找到人也好,陆家宅邸那个翘首远盼的小书呆子应该会放下心来,乖乖带着人离开吴郡了吧……

结果他抬头一看,大书呆子——陆议径直越过了孙权,轻巧地越过了横亘在大厅里的石蜥蜴尸体,往黑暗中石蜥蜴出现的大门走去——

孙权急了:“等等你走错了出口在上面啊——!!”

“出口?”陆议转过头,反而一脸无辜的样子。

孙权有种不翔的预感。

 

23.

果然。

“你还想着要继续往前走——?”

“嗯。”陆议点点头,完全没看到孙权的脸色越来越黑,“家族传承中的预言篇里有记载,这里有着解决魔物肆虐的关——”

“关键?关键在哪儿?是什么?”孙权忍不住打断。

“大概是传承的一种古老器具吧……肯定在这片地下区域的哪一个地方,家族传承是不会出错的……”

“所以说你们陆家一个两个都是书呆子是吧……连关键是什么都不知道就一个人下来送死?”孙权的脸色完全黑了下来。

看到他的脸色,陆议的火气也冒了出来:“我只知道一旦找到就可以解救整个魔物异常化的吴郡!这点就够了!我不会勉强你一定要跟着我走,想报平安的话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孙权咬牙切齿——果然是大书呆子,只知道钻牛角尖,连表面下隐藏着什么都装作看不见——

他瞪着陆议,一字一句地反问:

“那么、你应该也是知道的吧——这里只是一个陷阱?”

陆议的表情立刻僵住了。

“不对,你应该在来之前就知道这里多半有问题,不然你也不会拜托你弟弟照顾好大家……这里明摆着就是石蜥蜴的巢穴,上面哪里是暗道,分明就是给石蜥蜴输送食物的管道,用来吸引某些傻乎乎的传秘行者的小陷阱!”

“可是石蜥蜴的目的可能是用来保护一些贵重的东西……”陆议试着反驳。

“什么贵重的东西啊!即使存在这种东西——石蜥蜴都用来看大门了!你现在连个看大门的都打不过去!再往后面能解决得了吗?!”孙权瞬间暴怒,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生锈的兵刃扔向陆议,“然后你再解释解释那些和你一起掉到这儿的小伙伴是从哪儿来的?”

陆议并没有仔细端详兵器的细节,因为他当时和那群小伙伴一交手就知道答案了:“刘繇的部下。虽然有掩饰身份,但他们的兵器上都有特定的印记。”

然后陆议立刻想到了什么,瞳孔瞬间放大:“难道他们对陆绩他们——”

反应还算快,孙权拢了拢身上的虎皮披风:“还没到那个地步……只不过你家大宅被人轮流监视,那位小公子(貌似)出门找你结果被人堵到巷子里差点出事罢了。”

罢了?陆议回瞪了孙权一眼,但脸上担心的神色暴露了他的心事。

孙权叹了一口气,声音放轻了点:“他们没事,只不过都以为你死了,一个个失魂落魄跟没了主心骨一样……”

“他们以为我死了?”陆议发现了重点问题,“现在是什么时候?已经过去多久了?”

“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吗?救你的唯一方法就是杀死那只石蜥蜴……要不是它脖子上缺了个口,我也跟你一起去做情侣雕像了好吗?”孙权忍不住笑了一下。

陆议抄起拳头就往孙权肚子上敲过去,不过并没用什么力。孙权躲开软绵绵的拳头,继续补上最后的劝告:“那你至少回去让你弟弟和族人们安心吧。现在那里越来越危险了,先把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再做打算,这样更稳妥点吧。”

陆议歪过头,沉默了一会儿。

孙权知道他还在考虑那个劳什子家族传承问题,正好,其实他也很好奇:“要是怕死的话,我也不会接了你弟弟的委托下来找你了……这个地宫又不会跑,等你把他们全都安顿好之后,我们再回来死一次,好不?”

陆议点点头。因为埋头沉思的缘故,他丝毫没注意到孙权的话有哪里不对。

 

24.

其实麻烦还不止于此。

魔物也就算了,刘繇的部下也就算了,但两个一起出现就意味着很多东西。再联系之前在吴郡的所见所闻,孙权能够推测出一个很可怕的可能——

这些魔物,很有可能是有人饲养的。

如果这种危险的怪物被某种势力控制住的话,不仅是吴郡,对自己所在的孙家甚至是整个天下,都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孙权想查清楚之后赶紧回去找到自己的兄长,让他早作准备——即使回去会被自己的老哥一顿暴揍,他也想赶紧回去,不想让自己所剩不多的亲人们受到什么威胁——玉玺也好关键宝物也好,如果家人不在了,它们也没什么意义了。他和他的兄长都极为知晓这一点。

孙权看向了少年。眼前这个(好看的)大书呆子陆议,大概也是想到这一点,才会赶忙放弃了继续探查,回去照顾自己的族人吧。——因为这个,孙权对他的书呆子印象稍微改观了一点。

陆议结束了沉思,收起了自己的剑,然后噔噔噔地跑了过去——重新跑向了石蜥蜴出现的那道黑暗大门————

孙权大惊:“欸欸欸——?书呆子,不对……你还要去那边干什么?”

从门后的黑暗里传出了陆议闷闷的声音:“我不是书呆子,你这个不知道冷热的虎皮怪!”

“哈?那边是石蜥蜴睡觉的窝吧!要是那里还有一只的话我们就都不用回去了!”

“你作为狩魔猎人都没仔细看过怪物图鉴大全吗?石蜥蜴是独居魔物!”

孙权闭上了嘴巴。只看见那边有火光亮起,间或响起了翻翻找找的声音。他以为大书呆子还没有对家族传承中的“关键”死心,刚想要张口劝阻,却听见了那边的声音:

“那个,不是你想的那个……我另一把武器大概是掉在这儿了,找不到没法行动……”

“其实事情跟你猜的差不多——不过当初我虽然知道有危险,但觉得没有到让我送命的程度,半路上刘繇的部队出现,我就和他们一起掉到这儿了……虽然说人比较多但三两下就可以解决,到那时也没有太注意……”

孙权一脸吃惊地望着周围的尸山血海:这书呆子有这么强?

“然后石蜥蜴就出现了,刚好它是比较克制我的类型,那群人又完全不顶用……最后就变成了你看到的那样……”

话音刚落,就看到火光暗下,少年从门后的阴影里走出,帽子因为不习惯,戴得还是有点歪。他的腰上挂着一对又细又长的双剑,左边那把还有点液体——孙权刚拿着它捅穿了那只威胁了它主人生命的石蜥蜴。而右边那把除了剑柄和左边相反,其他的造型都一模一样。整对剑虽然积灰已久,但依旧十分地轻巧锋利。

但孙权的重点在右边的剑刃上。右边本应锋利的剑尖缺了一块,像是直接戳了什么坚硬的东西而崩断的,显得美中不足。

孙权回想起那只石蜥蜴身上缺了一片鳞片的脖子,再联想起少年变成石雕前(可能)扔下自己手中的剑的举动——

“名字叫飞燕。”陆议注意到了孙权的视线,“我们走吧。不管怎样,还是感谢你救了我。”

孙权轻声笑了:“或许我也是被你救了呢。”

两人相视一笑。


=============================================

解释一下陆议(逊)变成石雕全过程

探查情况→遇到炮灰们→和炮灰们打斗时一起掉下去→遇到石蜥蜴啦→炮灰们被石蜥蜴炮灰啦→

当事鹿发现自己的能力刚好被克制,自己一个人完全打不过石蜥蜴→

只好尽力把第一把剑扔出,但只打掉了脖子上的鳞片,如果后面的人武器不是细长的剑状的话根本没法捅进去→

于是在变成石雕的前一刻放手让另一把剑掉在地上,不让剑随同自己一起石化→

也是抱着能有人能救他的心态做出的行动(也没有其他方法了)

孙权get到了那个点,在最危险的时候拿起了陆逊的剑,透过陆逊留下的缺口捅穿了石蜥蜴

可以说是孙权打败了石蜥蜴救了陆逊

也可以说是陆逊之前的行动给了石蜥蜴弱点救了孙权

大概就是这样


评论
热度(8)
©镜----梓 | Powered by LOFTER